公告版位

九月三日,中央銀行在網站公布了一則新聞稿,這則新聞牽動著在大陸投資的八萬八千家台商的借款資金鏈、國內七八%上市櫃公司獲利、國內九百萬投資人投資判斷,還牽動了辦理人民幣業務的六十一家外匯指定銀行(DBU)、五十五家國際金融業務分行(OBU)的經營策略。

一個月後,國內的銀行、在大陸投資的台商,還熱烈的討論著這則訊息。央行到底公布了什麼?

這則牽動著融資、獲利、投資、業務策略四個項目的訊息,就是《央行鼓勵業者使用昆山試驗區開放之人民幣回流機制》。巧合的是,在訊息公布的前半個多月,八月十二日,中國人民銀行才公布了《昆山深化兩岸產業合作試驗區跨境人民幣業務試點暫行辦法實施細則》(簡稱昆山三十四號文)條例。

兩岸央行獨厚昆山台商人民幣跨境貸款拍板定案

這兩則訊息有兩個共同的關鍵詞,昆山與人民幣。兩岸央行像是說好似的,一前一後宣布新措施,目的只有一個,要為在昆山落腳的台商,找到人民幣融資的管道。

中國這麼多的城鎮,為何獨獨相中昆山?昆山是台商最密集的縣市,當地約有六千五百家外資企業,其中台商就有四千二百家,昆山約有七○%的經濟,仰賴在當地設廠的台商。在台商一波波往內地移轉時,也逐漸從昆山撤守。昆山是台商投資的樣板城市,維持樣板城市的地位,成了中國政府努力的課題。

「掌握外匯政策,就等於創造現金。」九月三十日,常駐在中國上海的富蘭德林事業群總經理劉芳榮,飛到台灣演講,賣力的解釋昆山三十四號文的重要性,台下坐著兩百位來自全省的財務人員。前一天,更有二十五家銀行,約三百位的中高階主管,聽著劉芳榮的解說。他們只有一個目的,就是如何搭中國政策的順風車,找到獲利的縫隙。

「最近有家規模很大的台商來找我抱怨,中國某家銀行講好的貸款額度,卻一毛錢也撥不出來。」劉芳榮說。大咖的台商都借不到錢,何況是財力不夠雄厚的中小企業?面對大陸的銀行資金窘困,台商越來越難借到錢,利率也居高不下,「錢荒」成了台商難以施展拳腳的阻礙。

大陸銀行的資金不夠,廠商借不到錢,台灣的銀行則是滿手的人民幣,借不出去。今年二月六日,國內銀行首度開辦人民幣業務,直到八月底為止,存款金額竄升至八百五十一億元,如何把人民幣存款借出去,成了銀行亟待解決的問題。

一邊喊錢不夠、另一邊則是錢太多,為台商開出的人民幣跨境貸款融資路徑,就這麼規畫出來。這條資金活水,日商沒有、韓商沒有,獨厚台商,想要承受這份禮物,前提是必須在昆山設公司,還要在當地銀行開設專戶。不論是股本數人民幣百億的製造業,或是金額人民幣五十萬元的貿易公司。扣除已經在昆山落腳的公司,超過八萬家的台商,正在研究是否要到昆山設紙上公司,搭上這條新的資金路徑。

這條資金路徑,受惠的不僅是台商,還有銀行業。台資銀行,唯一一家在昆山設分行的彰化銀行,董事長陳淮舟五月份接受媒體採訪時曾預估,昆山三十四號文啟動後一年內,可望成為彰銀最賺錢的分行。

歸納起來,新的資金路徑將會帶來三大影響。

影響一:借款利率降低超過七%的融貸壓力不再

過去,昆山地區的台商,向銀行融資,不是找當地的中資銀行,就是向外資銀行的香港分行,或是其他地區的分行借貸。向中資銀行借人民幣,借款利率超過七%,台灣或是香港地區銀行的人民幣借款利率便宜些,介於四%到五%間。

跨境借款後,台商可以在台灣向銀行以一.五%到三%的利率借新台幣,然後換成人民幣匯入昆山地區銀行專戶,可省下至少近六個百分點利差。以一家公司借貸人民幣三千萬元為例,節省六個百分點利差,一年可省下人民幣一百八十萬元,相當於新台幣九百萬元,少付了約七成。

影響二:可去化人民幣台灣銀行業搶賺跨貸商機

跨境借款路徑一開,讓台灣的銀行「動」起來。「最近很多銀行打電話給我,問我們要不要借錢,」在昆山設廠的柏承科技發言人張美齡說。過去,跨境貸款是台灣銀行摸不到、吃不到的業務,如今,成了新業務,每家銀行都想沾上邊。

「貨幣回流機制下,銀行業可在人民幣去化管道中增加受益,」渣打銀行總經理康暉杰說。透過跨境貸款,台灣的銀行可以從提供貸款賺取利差,當資金流入中國,現金管理、外匯避險、信貸管理等,都會為銀行帶來商機。

「在中國發薪及營運的企業,可把資金更容易引到中國,透過在中國工作的民眾讓人民幣得以回流,增加個人財富管理的商機,」康暉杰說。銀行想要開創更多的賺錢機會。

影響三:台商回台借款台資銀行港分行尋新業務

融資路徑改變之後,在成本考量下,台商向香港分行借款的額度,可能會逐步移回台灣的銀行。「在台灣借新台幣換成人民幣,比在香港借人民幣或是美元的利率划算得多。」張美齡說。

台資銀行的香港分行,隨著人民幣跨境借貸,角色將改變,必須找尋新業務填補,否則重要性將式微。

昆山設公司眉角多租稅、利潤等須妥善規畫

這條新的融資路徑,對需要資金週轉的企業來說,猶如即時甘霖,但也有可能是包裹著糖衣的毒藥。必須要弄清楚其中的「眉角」,才能應付自如。

首先,企業移轉訂價要妥善規畫,才不會日後成為稅務負擔。舉例來說,台灣的母公司透過境外公司,利用股東借貸或是購買貨物等方式,把資金借給昆山的子公司,然後,昆山公司再利用這筆資金,下訂單向B公司購買貨物。從台灣到昆山到B公司,每一次的交易或是資金停點,都可當作移轉訂價的依據。「企業若與海外關係企業有不合常規交易情況,將可能有許多潛在的稅務風險。」勤業眾信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會計師張宗銘說。在每一個停點的交易價格,做出合理性的規畫,不但可以避免成為查稅的對象,也可避免重複課稅。

此外,在昆山新設的紙上公司與母公司、各子公司間的移轉訂價,等於是讓中國政府多了一道監管企業的工具。「你想要節省稅,總要付出些代價。」一位不願具名的財務長說。所以,子公司的貨物、資金流向都必須妥善規畫,才不會留下後遺症。

其次,利潤分布必須規畫得宜,才不會成了兩岸國稅局「找碴」的對象。在昆山新設立公司後,利潤要留在哪,成了一大學問。而且「從昆山匯出利息,還要被課徵一五%的稅,這些都是要考慮到的成本。」一位股票掛牌公司的財務人員提醒說。

一紙命令,讓企業不斷撤守的昆山,再度成為熱門話題,還成了紙上公司的新樂園。大陸開了融資大門,台商能否把握機會,創造利潤,就要各憑本事了。

 

資料來源:商業週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cetony 的頭像
acetony

飛翔的天空

acet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追逐風的腳步
  • 那彰化好像可以期待的樣子
  • 台灣的銀行那裡拚得過大陸的巨鱷?這只是給點小糖吃,不必抱太多期待,也就只是蠅頭小利而已。反倒是可以觀察那些台商因此迅速擴大規模,這可能比較有看頭。

    acetony 於 2013/10/25 10:33 回覆

  • 訪客
  • 最近的盤真難做
  • 應該是從來沒有好做過,呵呵!

    acetony 於 2013/10/28 10: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