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寨手機的集散地——深圳華強北,昔日的火爆場面正在逐漸褪去。大部分手機賣場門前冷清,有一些賣場已經關門停業。很多依然光顧的消費者也是為了淘到山寨版的iPhone和HTC等智能機,功能手機的銷量持續走低。曾經在2G時代輝煌一時的山寨機,在智能手機的衝擊下,被打擊得潰不成軍。  作為山寨手機的主要推手,聯發科的境遇同樣不堪。根據聯發科公佈的財務數據,今年1至6月其總收入累計為408.23億元新台幣,同比下滑34.84%,並且已連續3個季度出現收入和淨利潤雙雙下滑的局面。聯發科就像一隻失落的羔羊,在灰暗的角落默默悲傷。  不過在失落的背後,聯發科正在悄然醞釀一場反擊戰。  7月22日,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表示,聯發科將推出一系列3.75G手機平台解決方案,顯然意圖以此為憑藉,殺入3G智能機市場,扭轉頹勢。面對媒體的質疑,聯發科似乎信心滿滿,並且對某媒體透露,預計2011年智能手機芯片出貨量將超過1000萬顆。  聯發科正在將2G時代的發展模式複製到3G時代,然而世易時移,聯發科在3G業務上面臨的困境並非簡單的模式之爭。  技術瓶頸  看到3G大潮洶湧而至,聯發科並非沒做任何準備,只是在智能芯片等關鍵技術上,聯發科不具備多少優勢,技術瓶頸的製約效應非常明顯。  3G發展之初,聯發科押寶TD-SCDMA標準,為規避本身的技術劣勢,在3G芯片上採取了合作生產的模式,與大唐電信旗下主攻TD芯片的聯芯科技合作生產芯片,並收購ADI無線芯片業務,以此拿到進軍大陸的入場券。  然而這種合作關係隨著聯芯科技推出自有TD解決方案而迅速破裂,聯芯科技總裁孫玉望公開表示,其自主研發的TD芯片在性能上優於與聯發科合作研製的芯片。在聯芯科技眼中,聯發科沒有太多合作價值。聯發科被迫自研3G芯片,其押寶TD的戰略也受到巨大打擊。  加上TD-SCDMA制式不被手機生產廠商認可,大部分購買3G手機的消費者也選擇了中國聯通的WCDMA制式,聯發科的境遇就更加雪上加霜,因此不得不將研發計劃擴展到WCDMA芯片上。  由於在3G芯片研發上落後於高通等傳統芯片巨頭,聯發科的研發計劃還受到了專利的困擾。為了盡快推出WCDMA芯片,聯發科被迫與高通合作,爭取獲得高通的專利授權。2009年10月,雙方終於達成協議,聯發科第一顆WCDMA3G芯片MT6268開始投產,聯發科每出貨一顆3G芯片,高通將可抽取6%的權利金。  聯發科推出的3G芯片備受冷落,包括三星、HTC等手機巨頭在內,大部分智能手機生產商選擇了高通、AMD、英特爾等,特別是高通,其在3G芯片上有大量的技術積累,並且此前已經在歐美市場獲得了很高的知名度。  隨著智能手機越來越受到市場歡迎,各大手機廠商也不再局限於高端市場,紛紛進軍中端甚至低端市場,在中國的電信運營商的積極推動下,智能手機的普及趨勢越來越明顯。  與此相伴隨的是整個行業智能芯片成本的不斷走低,聯發科在遭遇技術瓶頸之後,又面臨成本壓力,在3G芯片上的迴旋空間越來越小。而且聯發科推出3G芯片的步伐已經遠遠落後於其競爭對手,聯發科總經理謝清江坦承在3G芯片研發上,聯發科“比競爭者慢了1年多,更不能同高通相比”。  2G市場佔有率的下滑也進一步加劇了聯發科的危機。2009年聯發科芯片在中國大陸的市場佔有率一度高達90%,其芯片出貨量甚至超越高通,但是在隨後的兩年內,在展訊、晨星等企業的激烈競爭中,聯發科的2G芯片佔有率下滑到70%左右。  前有圍堵、後有追兵,聯發科的境遇岌岌可危。  產業鏈零落  更讓聯發科失落的是,3G時代的產業生態已經大大不同於2G時代。  聯發科之所以在2G時代獲得如此高的市場佔有率,並不是因為其技術有多先進,或者品牌有多受消費者歡迎,而是因為它滿足了產業鏈其他環節的需求。2G時代是中國手機大普及的時代,客觀上要求手機成本的大幅降低。聯發科推出的功能手機解決方案將手機芯片與手機軟件平台整合在一起,並以極低的價格出售給手機製造商,不僅大幅降低了手機出貨成本,並且加速了手機更新換代的周期。  而在3G時代,聯發科不僅面臨3G芯片的技術和成本困境,在獲得3G應用上,聯發科也失去了以往的優勢。  隨著蘋果iPhone應用商店、Android開源平台的推出,大量的企業和個人應用開發者出現,它們將目光集中在了iPhone和Android智能平台上。包括蘋果等智能手機的生產商、谷歌、亞馬遜等互聯網企業以及電信運營商在內的多方均推出應用商店,為應用開發者提供應用開發和銷售平台。消費者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選擇自己喜歡的應用,這樣聯發科在軟件預置方面的優勢也蕩然無存。  中國社會科學院信息化研究中心秘書長姜奇平認為:“聯發科已經無法將2G時代的模式複製到3G時代,手機應用商店是其致命缺陷。”   蔡明介近期表示,聯發科未來將與大陸運營商和WCDMA產業鏈全面展開從芯片、平台及第三方應用產品等技術研發和市場拓展合作,期望能加速且共同推動大陸WCDMA產業走向繁榮。  而聯發科與中國移動是“長期合作夥伴”,在2G時代,兩者的合作對於手機的普及產生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在3G之初聯發科選擇中國移動的TD標準,可以說也是傳統合作關係的延伸。而現在聯發科轉向中國聯通,可見其擔負的壓力已經不容許再有多少“歷史情感”上的考慮。  聯發科並沒有徹底放棄“山寨”,積極推動介於功能手機和智能手機之間的“類智能手機”,為此聯發科推出針對2.75G市場的MRE中間件平台,為非智能手機提供互聯網瀏覽能力和應用擴展能力。  不過受制於技術和硬件等多方面因素,“類智能手機”的用戶體驗較差,可以說是半山寨版的“智能手機”。以2G時代的山寨思維應對3G時代的品牌思維,聯發科顯然喪失了對手機行業發展大勢的基本認知。  軍心不穩  近期有台灣當地媒體報導,聯發科“內部溝通不暢,執行力不強,讓蔡明介大為光火”。隨著聯發科營收和淨利潤的持續下滑,聯發科內部員工的獲利減少,而聯發科未來的前景暗淡,更是加劇了員工的消極心理。  實際上聯發科在去年已經出現了人事動盪,2010年10月18日,在蔡明介復出不到3個月,聯發科無線通信第二事業群總經理徐至強離職,而此人對聯發科的發展曾立下赫赫戰功。1999年徐被蔡明介“挖角”進入聯發科,投入手機芯片的研發,在隨後的十年中其與大陸的手機品牌廠商建立了密切的關係,正是在他的遊說之下,聯發科才獲得了絕大部分國產手機廠商的支持。而在3G芯片研發的關鍵時期,徐的離職,暗示了聯發科在3G芯片研發上遭遇的重重危機。  徐的離職引發了聯發科的離職潮。據悉,從2010年10月至今年4月的半年時間之內,聯發科迅速更換了三位總經理,再加上2010年底離職的首席財務官喻銘鐸以及人力資源處處長陳家忠,聯發科經歷了一場名副其實的人事“地震”。  不僅在管理層,聯發科內部的研發人員也紛紛遞上辭呈,據聯發科內部人士透露,已有約百位聯發科工程師離職,這讓聯發科本來就“逆流而上”的3G芯片研發遭遇更大的阻力。  內外交困,戰略失當……聯發科正在從“失落的羔羊”走向“待宰的羔羊”。  

    全站熱搜

    acet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