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電動網   綜合報導   2013-06-06   

  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的迅速崛起速度激起了全世界的想像力,也許最激動的莫過於豐田汽車和戴姆勒公司的高管們,這兩家汽車業巨頭對這家初創公司的成功有著非同一般的興趣。

  據《福布斯》中文網6月5日報導,這兩家公司都是特斯拉的早期投資者,投資年代遠在這家電動汽車製造商今年春季成為華爾街寵兒之前。戴姆勒在2009年投入了5,000萬美元,獲得該公司10%的股權,豐田於2010年7月特斯拉上市之際,購買了該公司價值5,000萬美元的股票。 

  或許更為重要的是,這兩家汽車製造商都依賴特斯拉——它的能量管理系統被認為是最尖端的——以幫助它們加快電動汽車的開發速度。例如,戴姆勒在Smart城市微型電動車上使用特斯拉電池。即將於2014年開始發售的梅賽德斯B級電動汽車將搭載特斯拉傳動系統。同時,豐田給了特斯拉一筆1億美元的合同,為其售價5萬美元的新款RAV4 EV供應電機、電力電子器件、電池、變速箱和軟件。這款SUV與特斯拉的Model S轎車都在位於加州弗裡蒙特的工廠中生產,該工廠之前由豐田和通用汽車經營。豐田在2010年以4,200萬美元的價格將這家工廠賣給了特斯拉。

Smart城市微型電動車

  對特斯拉而言,梅賽德斯的投資來得尤其是時候,因為2008年特斯拉一度陷入經營難以為繼的困境中。事實上,特斯拉首席執行官埃倫‧穆斯克(Elon Musk)獲得了戴姆勒一筆非常及時的投資,此後獲得的4.65億美元納稅人貸款對拯救公司也幫了大忙。以下是穆斯克在2012年9月接受Autoblog採訪時對當時情況所做的說明:

  「公司有過幾次經營不下去的情況。一次就是2008年我不得不把我個人手上的幾乎全部資金拿出來投入特斯拉的那回。我實際上要借錢付租金。我已傾盡所有。這些錢足夠維持我們度過2008年下半年並邁入2009年初,之後,謝天謝地,戴姆勒在緊要關頭給特斯拉投了5,000萬美元。我們之前跟戴姆勒簽訂過一筆小的定單,為它的Smart[電動車型]生產電池組。這筆投資並不是某種慷慨無私的助人為樂之舉,但這仍需要他們對我們抱有信念,相信他們的這5,000萬美元不會打水漂。

  「當時還有另一家汽車公司有可能給我們投資——不是豐田——但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堅持到底,但他們確實表達了興趣。我認為戴姆勒可能瞭解這一點,不管怎樣,在他們自己都嚴重缺少現金的情況下,他們向特斯拉投了5,000萬美元。迪特爾‧蔡澈(Dieter Zetsche,戴姆勒首席執行官)不得不前往阿布扎比為戴姆勒緊急籌集現金,之後為特斯拉留出了5,000萬美元。別人在自己都飢寒交迫的時候給了你一點食物,你應對此心懷感激。」

  今年,隨著特斯拉還清納稅人貸款後股價翻了三番,並報告了其首個實現盈利的季度,豐田和戴姆勒均收穫了不錯的回報。但與我交談過的來自這兩家汽車公司的工程師們表示,最讓他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們從特斯拉身上學到的東西——反之同樣如此。

  「我認為特斯拉與戴姆勒有著很多共同點。」領導戴姆勒電動汽車研究並在特斯拉董事會中代表戴姆勒的哈拉爾德‧克勒格爾(Harald Kroeger)說,「戴姆勒在汽車行業中一直是創新的主力。他們嘗試了很多其他人從不曾試過的東西。作為這些創新者中的一員, [對戴姆勒而言] 這堪稱一見鍾情。」他說,他承認對特斯拉有著一絲偏愛,因為他以前在斯坦福大學學習工程專業,這所大學距離特斯拉總部不遠。

  然而,克勒格爾說特斯拉有著不同的視角,這讓戴姆勒那些經驗老到的行家們非常受益。「我們從事汽車行業已有超過125年的歷史,我們有時候會認為我們對這個行業瞭如指掌。有時候我們看不到就在眼前的解決方案。特斯拉對於技術問題採取更為開放的態度。跟他們合作充滿樂趣。」

  豐田也贊同,並對學習如何能跟特斯拉一樣靈活敏捷尤其感興趣。

  「這對我們來說是一次全面自省。」Rav4 EV執行項目經理謝爾頓‧布朗(Sheldon Brown)說,「我們對自己說,看看特斯拉是怎麼在如此短的時間裡推向市場的。他們看起來充滿了發明創造力,走在了最前沿。我們是否對我們自己的文化過於專注了?」

豐田RAV4 EV

  豐田和特斯拉開始合作時,他們發現兩家公司對汽車開發採用的方式迥異。「我們非常務實。」布朗說,「我們確定了很多標準和規格,然後我們建造一個原型,並對其進行測試。特斯拉完全不同。他們定下標準和規格,然後在過程中不斷修改。他們在驗證階段花費更多時間。我們在預先規劃階段花費更多時間。」

  例如,豐田在測試原型前,往往花幾個月為汽車編寫軟件代碼。「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隨著取得的進展而建立起邏輯性。」布朗解釋說。首批原型在結構上是為早期的撞擊測試準備的,但它們不可用於操作。「我們隨著進展進行開發。」布朗說,用這種方式開發汽車會耗費更多勞力,而他們只花了三週就寫出了代碼。

  如同中年的父母呵護著蹣跚學步的孩子一樣,豐田和戴姆勒需要隨時看護好特斯拉。但這兩位老前輩對汽車開發可謂略知一二,而且這一經驗在需要尋求技術捷徑時是彌足珍貴的,克勒格爾說。

  「一家初創企業會進行許多嘗試並犯錯誤。我認為我們使他們免於犯下一些錯誤。」

  這並不是說特斯拉是一家幼稚的汽車公司。「天真幼稚和真正的創新之間只有一線之隔。完全打破陳規進行思考——你可稱它為幼稚或創新。時間會證明。」克勒格爾說道。但穆斯克知道這一點。他聘用了眾多經驗豐富的業內人士,竭力避免這些隱藏的危險。

 
轉載請註明來源: http://www.d1ev.com/news-19748/

    全站熱搜

    aceton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